Pandemonium

Shada de da dum

(茸米)Wake up in

Slowtown, Just singing

-

这次是 @小小黑 的点题,阅读愉快!

-

  想着要收回手时,他突发奇想,没有垂下胳膊,而是把手放到乔鲁诺的胳肢窝下,在那儿飞快地挠了挠。

  乔鲁诺被吓了一跳。他忍不住边咯咯笑着边缩起身子,差点往后撞上米斯达他的身子。他这是第一次握枪,在这之前,他见过枪不少次,说很多次都可以。但就是不算是真的摸过。听闻此事后,米斯达大吃一惊。一定是他现在的形象——指的是在其他人心里的那个——和他的身份太过贴切了,连米斯达都有点忘了他以前的模样。乔鲁诺是觉得,他一定是因此才被拉到了靶场,还被挠了痒痒肉。

  他彬彬有礼...

http://a-killalusimeno-lionsden.lofter.com/

是小号。拿来说话用(?)

有时候大概会发一点奇奇怪怪的东西。

(茸米)Shada de da dum

For you to walk my way, your soul will capture me.

现代paro,具体设定暂且保密。

*** ********的点题,虽然姑且只能算是擦边球切题……总之阅读愉快,希望喜欢!


.


.


尊敬的乔鲁诺·乔巴拿阁下,

  麻烦您能告诉我,您是从哪里得知我的地址的吗?说真的,我还挺困扰的啊。


九月二十一日,

亲爱的盖多·米斯达先生,

  因缘巧合而已,正如我相信您会给我回信一样,我始终坚信我能再找到您的住址。


九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乔鲁...

(茸米)你是我的

  太阳。他是这么说的。比起天上那个摸不着还不能盯着看的金色球,你才是我真正的太阳啊。米斯达趴在床上发誓。他那时候正翻着当天的报纸。他没在吃早饭的时候看,也没有在吃饱后收拾了餐具再到沙发边上看,而是等这些都过去了,肚子里的东西消化了不少,他才不紧不慢地趴下来,把报纸摊开,铺在床上。他说得也不紧不慢的。

  油墨味都传到了书桌旁。乔鲁诺听了,停下几秒钟后才写出下一个字母。那是一个a。a的尾巴往上翘起,然后连上句尾的问号,问号最后的小点他点得有些重。他把自己的反应藏在了心里,没有将这点表现出来:他既没有相信,也没有不相信。他知道要是他表现出来了的话,米斯达一定会露出失望的神色。但他把这念头藏起来...

(茸米)水泥路

That you're alive and have a soul.


-

乐队pa

斗牛犬/02.Come i leoni姑且是这一系列的。

-


  要是布加拉提知道他俩会突发奇想说做就做的话,会去制止他俩吗?

  八成不会。阿帕基呢?

  八成也不会。再说他们谁也懒得管别人的这种事,后者甚至还会看得津津有味。

  真的,他可能还会打开照片墙给他们拍短视频,上传后准会得到许多评论和喜欢。之后,他还会打算以此要挟。想要你们甜甜蜜蜜的证明?啊?好啊,拿点好处来怎么样。当然是开玩笑的。而纳兰迦——对于此事,纳兰迦后来不仅放弃思考,而且还掰着手指点兵点将来考虑起诸多...

(茸米)高热的日子

  “你的额头很烫,”米斯达说。

  乔鲁诺摇了摇头。他把米斯达贴着他额头的手拉下来,贴在脸上。他的确感觉全身发热,米斯达的手掌心也是热的,但比他的温度还要低一些。那只手用拇指在他的颧骨那块地方抚摸着,偶尔碰到眼睛。他不由得闭上了眼。两边都。让那根手指抚摸他的脸颊,然后轻轻贴在他的眼皮上。

  “我没事。”他说。他觉得自己闭上眼睛后就要睁不开了。

  “我觉得你都快烧起来了,烧得跟火一样。”

  “真的。”

  “真的?”米斯达不信。他又把手掌贴到乔鲁诺的额头上,然后收回去,碰了碰自己的额头,“我真觉得你在烧着。”

  “如果我烧起来了的话,”乔鲁诺意有所指地说,“你——会帮我解决...

(茸米)太阳的金苹果

The silver apples of the moon, the golden apples of the sun.


-

来自 @Rounda 的点题,一直很想写写摄影师和模特这样的设定,谢谢你的点题!希望你喜欢!

-


  在发出声音之前,米斯达先按下了快门。然后他才问:“劳驾,能给您拍张照不?”这话说出来之前,就已经有一张照片藏在他的内存卡里了,那之后就是有两张——他说完话才拍下那张所谓的“正式照片”。他鬼使神差地问了那话,拍了那照片,然后才觉得有点怪怪的。他也没把那张照片卖出去。没有原因。二十七天后,被拍摄者在摄影师家看到了那张照片,没有装在相框里,...

(茸米)The reason that

that I'm hanging on.


是 @-ieieieee 的点题,希望你喜欢!

顺便庆祝《3C 273》预售顺利结束。十分刚好,这位的点题和《3C 273》新加入的一篇可以放在同一个背景下,就也拿来当作彩蛋了。


-


  当天晚上,“海盗”餐馆喂饱了他们,他俩带着沉甸甸的胃跑到了海滩上。太阳已经完全沉入海中,不见踪影,但在这里也看不清什么星星,就那个月亮在天上明晃晃的,把大海变成银白色而非蓝色。那片海滩上没有什么人,或许因为旅游淡季,或许因为夜晚,或许因为命运。他们不去多想,只知道大好时光不该浪费。米斯达脱去凉

666fo纪念,评论点梗抽六个写。

(如果有人的话)

茸米限定。

试阅(?):Pacheetah

黑太阳

  在开头我会说:就这样,一天开始了。所以:

  就这样,一天开始了。以往人们以太阳的起落来区分一天的开始和结束,现在只能依靠时钟。那天我起床,脱光睡衣,刷牙洗脸,穿上外出的衣服,冲咖啡,吃早饭。我不小心往咖啡里加了太多的奶油,那时候我已经有种隐隐约约的预感:这天会发生些什么。早饭是昨天剩的松饼,我把它们全都放进微波炉里,热了一分钟。用于等待的一分钟里,我做了:查看时间(早上八点五十三分)、查看新闻(只看了头条,标题叫《月亮是否有望重现?》)、查看新消息(没有新消息)这三件事。进行第三件事时,微波炉叮地响了一声。所有的房间都开着灯。从卧室出来后,我照常将经过或进入的每一个房间的灯打开,一整天...

乔鲁米斯同人文本《3C 273》正式通贩。

淘宝购买戳我

2019.08.20晚八点开售,预售截止日期8.30,预售结束一周内发货。

p1封面,p2-p3试阅,p4二维码也是淘宝链接。其他试阅:Bara Bara

收录十九篇已发表的作品,外加1w9的两篇未发表作品,字数共计约9w7,264p。

定价48.00元。

擦边球非常多,有一篇车。除去一篇黑豹米斯达、一篇《风月俏佳人》设定外皆为原作后日谈(姑且是)。

如有建议或疑问可在评论或lof私信留言。

先前在问卷中有留邮箱的,已以邮件形式发送通知。

感谢各位对我的作品的喜欢,本子如有瑕疵还请多多包容……预祝阅读愉快!...


番 茄 战 士 👾:

🍊🍓第一次接龙!!!(>_<)
福葛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变小了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
第一棒  茄战    @番 茄 战 士 👾
第二棒  林乔夕  @林乔夕_长安歌女我独怜
第三棒  c3        @佐藤
第四棒 懦已     @Noey懦已
第五棒 citrus   @Citrυs
第六棒 雀     ...

(茸米)Leggenda Universitaria

-


I'm a lion.


-


  那段时期他们的生活十分规矩。早上九点前一定会起床,半夜一点前肯定会去睡觉。这是乔鲁诺安排的,让他们比大多数意大利那个年龄段的青年的作息都更健康,不至于挂着黑眼圈,每天又困又累。有时候他们会早一点忙完手头的活,主要是乔鲁诺,他既要忙着写热情的论文——即报告——又要忙着写大学的报告——即论文——比大多数意大利那个年龄段的青年都要更忙碌。他还把成绩完美地控制在不起眼又足够优秀的范围,一分不差,这也费了他不少的劲。这只是他固执地想要做的事情之一而已。他们忙完了,就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有时候会做一次,洗了澡再去睡。...

(茸米)Bara Bara

Baby, I'm gonna treat you so nice, you're never gonna wanna let me go.


-


一言以蔽之:《风月俏佳人》设定。


-


  到现在才被爱神给看见,说真的,乔鲁诺要是扛得住才有鬼了。叫米斯达往那边翻个身扭个屁股,他就移不开视线,那人再冲着喜剧电影咯咯笑、对着爱情片掉几滴眼泪,对他投去那说着“哇塞”的甜蜜的眼神,他就无可救药地坠入爱河。才到第二天,他就没办法专心于那些无聊的文件了。卖了多少酒?房地产赚了多少?黑吃黑搞下了哪儿的地盘?谁在乎。他叫福葛拿走了...

(茸米)例如柯伊诺尔

推特上@godluoyan 太太提到的“用宝石给米填伤口”的脑洞。



  打回来的电话铃响了七秒钟,米斯达没接,而是把它视作小型枪战正式开始的信号。噼里啪啦、稀里哗啦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被打碎了一地,大概是玻璃,说不定还有被子弹打到的水晶项链。受伤这事全是他精心计算好的。不过,有颗子弹打透了他右边的肝,还有一个擦着他的心脏留在了肉里,还有一些七七八八他都习惯了的,这些他自然无法预测。这是他意料中的意外事故。他不仅无法预测,还疼得死去活来,因为疼得死去活来,所以他单单给了那个打穿他的内脏的家伙一个重磅大礼:他叫No.3瞄准了男人的命根子...

Noey懦已:

橘草莓合志的本宣!!!是的,这个人总有一天会干这样的事【指拉拢老师们给自己嗑的冷门cp出合志
妖都joo2019首发场贩,25号开通贩预售!试阅见p2,特典见p3

附预售链接,25号开:
【|物语组|预售 橘草莓图文合志《D’improvviso》】,椱ァ製这段描述$uScJYSAOvDa$后到👉◇綯℡寳👈

通贩寄售是 @Mitosis笙 

@番 茄 战 士 👾  @Citrυs  @Pandemonium  非常感谢参本的老师...

(茸米)La Belle Epoque

Voglio fare con te ciò che fa la primavera coi ciliegi.


-


  飘飘欲仙呢,那可真是的。他俩喝了点酒,晕乎乎地歪在沙发上,动一动就会滑下地,滑下去就不想再爬起来。现在还没有人掉下去,他们在比谁能在沙发上待得更久。输的人什么惩罚也没有,赢的人什么奖励也没有。他们的眼皮很重,手臂很重,腿很重,只有身子很轻。身子轻飘飘的,布制沙发的摩擦力只能勉强让他们的屁股继续黏在坐垫上。

  “为什么咱们不去床上?”米斯达问。

  “因为,”乔鲁诺回答,“因为,呃,因为,我觉得我应该不想弄脏床。”

  ...

小鸟信箱

提问箱

问什么都可以的=3

回答放下面↓↓↓


2019.8.1更新 


谢谢你!能够给人带来心灵上的……温暖也好,力量也好,随便什么,都是我的荣幸!


应该说这样的情况还算是挺经常发生的。乔鲁米斯有一个关于大海的故事一直很想写,我自己也有几个想写的东西,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写。“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故事”,所以没法写下去;单纯是不知道如何叙述的情况也有。

无论是那种情况,我的解决方法通常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开始想象这个故事给我的感觉;心情也好,气氛也好;写下开头。之前...

(茸米)疯子恩佐

Evviva i pazzi
Che hanno capito cosa è l'amore


-

未交往前提。 

看上去不茸米但我不管我就是写茸米(……)

-


  这年头,在拿坡里,耳朵灵的人谁会不知道疯子恩佐。

  米斯达不想知道疯子恩佐,他认为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情比吓半死要好得多。他就此事抱怨了一整天,整个白天,他都在上窜下跳,来回走动,从头儿的办公室走到参谋的房间,又从参谋那儿跑到GIOGIO的房间里。他和手枪们烦得福葛最终对他失去了同情心。当天下午,参谋命令他从办公室里出去。某位来拜访参谋的房地产商后来和他的老婆说,在...

(茸米)他确定的解决方案之一

From Wlliam Burroughs


-


  投身于公益事业的乔巴拿阁下,您近日可好?我很好,我们非常好,只是缺吃少喝,头疼不已。吃喝拉撒睡,我们都得做,可您说,我们怎么能尝自己的劳动果实,借此忘却忧愁?人人都想来上一口,神飘万里哩,只有您除外。投身于公益事业的乔巴拿阁下,高贵!圣洁!是位老天派来的大好人!只是我们要的是下头请来的人……

  ……阿扑吗啡没有销路,我的好先生!您难道是想成为慈善家?……

  可您能胜过上帝吗?神给了我们这些,记住。神给了我们这些,不是要我们把它们忘在一旁的。那是对上帝的亵渎。您着实足够聪明,但能胜过上帝吗?在七天里就...

(茸米)Pacheetah

枪成了猫。


-

黑豹米斯。

三件事里只有一件事是真的。

-


  马戏团发生火灾导致自由大门敞开,老虎狮子猴子大象班马一齐出走,在罗马街头成为当地最受欢迎的旅行团,这一事件发生时米斯达正追着一只美洲金刚鹦鹉经过当地一个小广场,全然不知自己参与进了某位诗人的浪漫故事中。罗马城那时正直春夏交际,棉絮纷飞,景色与雪天无异,长着一身火红色羽毛的鹦鹉穿过棉絮中飞到树梢,把棉絮吹得四处乱飞。米斯达因此打了个喷嚏。他不像他们那儿的那头老虎,看到什么新玩意儿便会像只幼崽一样,眨巴着眼睛露出好奇的模样,他不一样,他总是很镇定。他才刚加入马戏团不久,见到的新奇玩意儿多得是,...

We Don't Believe What's On T.V.

(Because It's What We Want to See)


先前参本《流星花火》的文,解禁了就发一下。

全员友情向。

-


  故事总是这样开场的:很久很久以前......这个故事也是如此。小美人鱼变成泡沫升入天界确实颇有宗教色彩,龙牺牲自己拯救朋友则实在是有着寓言的风格,但它们也都有着类似的开场。在某个遥远的时空,在某个人们可以去想象而不会伤害到自己的世界里,有这样那样的事情正在或已经或将要发生。

  故事是这样开场的。很久很久以前——其实也不算很久,不如说就是最近的事情,但故事毕竟是故事,对吧?——有一支歌唱道:我总是说想...

(茸米)Can you hear me?

  这是一场接近永恒的睡眠。但总是要醒的。他一定会醒过来。他身边的所有人都这么盼望着。他也这么盼望着。

  不过,不像米斯达所盼望的那样,他什么也没梦到。想象一下,汤姆船长在无边宇宙中飘荡的时候都会想些什么?哪儿也去不了,什么也碰不到,什么也听不见……除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而这就像是一份能够自动播放的通知书,它念道:很遗憾通知您,由于氧气不足,您的生命只剩下八、七、六、五、四、三、二、一秒……晚安,船长

  晚安,船长。这是最后一句话。这一宇宙残骸将会飘向谁也想不到的地方。或许会在地球圈游荡,或许会恰好飞向太阳系的中心,也或许正好相反。但好歹人家还能想心事呢,这边却睡得天昏地暗,不知道到...

(茸米)NEOs, La Cometa

  那天傍晚NEO轰地砸下来,吓得他们以为地震了,要不就是战争。米斯达从沙发摔到地上时踹到了桌子,龇牙裂嘴地抱着腿,打算脱下靴子看看自己可怜的大拇指。几分钟后,福葛捧着手机低着头冲了进来。那时乔鲁诺才刚把桌子上震乱的东西摆清楚,米斯达才刚爬回沙发上。

  他唰地推开门,又咔嗒一声关上它。“是NEO,”福葛看着手机说。他在读新闻,“落在卡马尔多利那儿了。”

  “NEO?”米斯达问。他拿起刚刚弄丢的书,心疼地把弄折的书页给铺平,然后开始翻找自己刚刚看到了哪儿。

  “原来是NEO啊。”乔鲁诺回答。

  “NEO……?”

  “NEO。晚邮、新闻和共和国都派记者去现场了,其他报纸也是,”...

(茸米)犬类本能

  昨天乔鲁诺被狗咬了一口。

  把他的袖子撩起来还能看到点儿牙印的痕迹,出血的地方已经结了疤。由于乔鲁诺反应得快,那头立耳朵的牧羊犬咬得不算重,但也绝不轻,唯一让人高兴的事是他的手臂没被整个咬下来,只伤到了表层的皮肉。

  “你当时就该让我射杀它的,”米斯达说。

  他坐在窗沿上,从没担心过自己会从三楼掉下去。

  乔鲁诺没有立刻回答他。那天回去的路上,他去医院打了一针狂犬病疫苗。手臂侧面的那个针孔也还在那儿,现在也和牙印一起藏在西装下头。给它绣花纹的那个人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和想法做完这件西装的,这件事偶尔会在乔鲁诺心里向他提问。太阳光铺在背上,烘烤那一头金发,晒得他昏昏欲睡。他没有...

(利巴)无题

给 @飯桶Phantom约我稿吧!! 的!!

ova05的if设定。


-


  回头得说说重力这东西。他们差点打起来时,其实二人心里谁也不觉得奇怪。在这艘隆德·贝尔上,“巴纳吉·林克斯去到那儿都得有人跟着”是好听的说法,不好听的说法则是:巴纳吉·林克斯只有被人带来带去的份。穿着白底战斗服的少年垂着头抱着大个的头盔,夹在财团的那三个高大男人之间,好像是条落水狗。

  但是利迪没有漏过他的眼神。

  即便经历了达卡的那些事,除此外肯定还有更多,但巴纳吉的眼神仍旧和他最初见到时相似。除了他自身本就有...

就在这里停下,我再后退一步

  他们看完电影的第二天,乔鲁诺恰好一头扎进了教堂里。他坐在正中间的那一排,本来花窗的格子怎么样也印不在他身上,但人们发誓他们都看到了:圣母的身影通过阳光与他融为一体。有人后来解释说,这与遥远的彩窗无关,而是那尊圣母像在孩童受洗时显露了神迹。先前,教堂里一片静谧,除了神父和小婴儿外,没有人敢大声说话,唯恐惊扰了神与他们的客人。但小丹尼尔不哭不闹,睡醒了便将目光投向乔鲁诺,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既不是他的教父又是他的教父的金发男人,任由神父把他摆弄来摆弄去。

  进行洗礼时,米斯达坐在离得最近的那条长椅上,没有跟在人群里。他看着那场面,歪着头寻思,究竟是乔鲁诺太受欢迎了,还是说那孩子在他身上感觉到了...

1 / 7

© Pandemon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