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emonium

名字是雀,或者千夏
或者其他别的什么称呼也行;)
努力兼职画手的小写手
同人/原创,偏爱欧美和日漫
随心所欲的灵感型写手
新浪@Killalusimeno
企鹅1542953436

太可爱了我爆炸……两个小可爱呜呜呜你画的也好可爱啊!!吃得好满足,感谢!!!

Noey懦已:

看完 @Pandemonium 雀老师写的文之后画的一点点脑补

啊啊啊画不出原文的可爱恳请各位去看原文http://a-killalusimeno.lofter.com/post/1c4675_12ccba911


p2是无字版本

但是画出来却变成了会被舍友觉得“wwww在画奇怪的东西”的气氛【我自裁

(橘草莓)Water

Water


-


题目来自Ra Ra Riot的Water

橘草莓,dokidoki小可爱橘草莓

是 @Noey懦已 的约稿!

阅读愉快!


-


  福葛是真的很少喝醉。不如说,他也很少喝酒。喝酒这种事情啊,就像是一种放纵,一种没必要的过分的享乐,还伴随着宿醉和耍酒疯的危险性。比起喝酒,他还更喜欢拿起酒瓶充当凶器,在愤怒到忘乎所以时往某个惹火了他的家伙脑袋上砸。

  可他这次还真的喝醉了,尽管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在轻飘飘的充满酒气的拿坡里夜晚,他沉醉于星空和贴近圣诞节而变得温暖一片的街道,觉得自己似乎就要飘起来,尽管实际上他是差点要滑倒摔在地上。他...

(茸米)Acadia

Acadia


-


西幻paro

茸米无差

……是爽文!爽文!爽文!想写这个设定就写了。

阅读愉快!


-


  米斯达是在变成狼的第二年认识那头小狮子的,那时候他才刚跨过十八岁的坎,咬死了一只鹿角兔来作为庆祝。在他十七岁的那年春天,他家里的长辈们说,今年该轮到你了;于是他便毫无准备地被扔到了那片湿地里,望着那片宽阔的长河和远处的岛屿发愣。

  那天下午,他被人簇拥着孤零零地站在那儿,靴子陷进了软塌塌的泥沙里,让他觉得真是没劲得要死。他想,这种习俗还真是够好笑的。倒不是说他有什么意见——他没有什么意见,却也没有什么感觉。这只是个习俗而已,就像生日蛋糕和成年礼一样。但你...

(茸DIO)Sweet Magnetic Energy

Sweet Magnetic Energy


-


茸DIO

题目来自Two Door Cinema Club的Lavender

现代pa。十七岁茸茸和三十七岁DIO大人。

小破车注意!想写pwp却拜倒在自己的纯情之下……()

引用台词来自Sense 8和绝美之城。

阅读愉快!


-


……死在敏感词下。正文丢AO3了,请戳这里

(勇狗勇)Dogfight

Dogfight


-


门门的点梗dogfight,勇狗无差,短篇

不过到最后还没写出dogfight的味道()

总之,她喜欢就真是太好了呜呜呜……

阅读愉快!


-


  你该称呼这为大混斗,还是征服之路?还是说这其实就是一场没有音乐、只有叫喊声的舞会?他们哼着一二三、一二三,在擂台上跳起舞来。那绝不是什么完全友好的交谊舞,人们两个两个结伴站在一起跳出相搭调的舞步,而是火药味十足的斗舞,一个在左,另一个就在右,一个在前,另一个就在后,随着节拍,跟着音乐,由着肌肉和大脑甚至是灵魂的某种控制而动着,忘了周围的一切,只记得这片舞池,也只知道他们两个正在跳舞。

  那个时候...

(乔尼迪亚)希望论

希望论


-


乔尼迪亚,虽然算是无差不过偏乔尼迪亚一点。

可用BGM:Tyler Joseph-I Want To Know


-


  他生命中美好和糟糕的事情总是发生在同一时刻。倒不是说他在捡到钱的下一秒就会摔进粪坑里,也不是说他被什么结结实实的东西砸到头的同时会发现那其实是一大块金子。不是这样的,当然不是这样。然而好事确实总是连在坏事之后,坏事也总会跟着好事出现,或许这期间只存在几秒钟的间隔,或许它要费上好几天甚至更久,但无论如何,事情总会发生。好比说,乔尼认识迪亚哥,或者准确说来是单方面认识迪亚哥时,他才九岁,在那一天同时发生了两件事情:他稚嫩而小小一团的心被那个牵...

(迪亚乔尼)Backtrack

可用BGM:Tyler Joseph-Blasphemy


-


  他们俩有时都会想,到底这一行为意味着什么。这指的是迪亚哥在做爱时总往乔尼身上留下一连串牙印的事情。一方面,迪亚哥摸着那些深深浅浅的咬痕,总是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他说,我还以为你喜欢激烈一点的性爱呢。他们做爱时总是有点粗鲁,温柔这种词早就被丢进了马厩里,跟着干草啊麦麸啊一起被他们的爱马嚼碎,再次出现于世时谁也认不出来它的原样,大家只会捏着鼻子皱起眉头说,那种东西赶紧处理掉,别堆在路中间。高潮的那个时候,他使劲咬着乔尼的肩膀,牙齿正正好卡在那颗星星胎记的上下,留下了一个括弧一样的印记,咬下去的地方显出淤血一样的紫红色...

Transatlanticism

  直到大海陷落,有人说,而男人听见大海的声音。海水藏在沙子之下,偶尔从沙坑中浮现出来,让人以为它跨越了那么长的陆地来到这里,但实际上它始终就在那里,带着股咸湿的气息,但只有当路过的人俯下身去嗅那片小水洼时,才会意识到那是海水而非雨水的集合。

  他几个月前种下的桂花树被连根拔起。农田的主人拿砍刀砍断所有的树枝,洋洋得意地对男人说这是他的地盘,全然忘了正是自己答应他在这里种下桂花树的。而男人一言不发,对农田主人的话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抱着光秃秃的树干跑走,越跑越远,一直到了那片时而干燥时而浸着水的深色沙滩上,心中想着的只有他的桂花树。

  他的桂花树,他想,那是他的桂花树,尽管现在已经不成...

Drown

  他经常想到死亡,特别在小的时候。饿得饥肠辘辘时,死亡二字自然而然就会出现在思考的日程上,除了工作和对人点头哈腰外,他会想象自己的死亡。那会是难以接受的,他可能会饿死,可能会因为一点儿伤寒而感染上肺病,可能会在干活时从楼上摔下来,可能会在没有人看到的小角落里被马鞭抽得浑身血淋淋。他从那时候开始畏惧死亡。当母亲去世时,他则开始憎恨死亡。他花了很长的时间看着母亲空荡荡的坟墓,那都不能说是一块坟墓了,只是一个土堆,大地在吞噬它产出的生命而已。他想象他的母亲的身体腐烂后变成植物的养分,美丽到惊人的花丛土堆里长出来,然后他撑着树干吐到全身发抖、眼前模糊,吐到只能不停干呕,满嘴都是令人更加反胃的味道,鼻...

(茸米)There For You

There For You

-

题目来自There For You (Subsurface Remix)

茸米意识流(?)超短

阅读愉快!

-

  在这之前他觉得自己从没有真正存活过,仿佛他的身体已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了近二十年,但直到今天他的灵魂才终于降临于世,发出“啊”的一声叹息,几乎要为这新生的喜悦而大哭出声,不过说实话,每次他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有一次这种体验就是了。对此,米斯达既习以为常,又回回都心动不已。他的身上伤痕累累,这边一个伤口是枪伤,子弹擦着骨头穿过了他的大腿,留下火辣辣的疼痛,腰上的那个伤口是刀伤,带着倒刺的刀扯下了一块肉,只要低下头拉起遮住视线的短毛衣就能看到,还...

(JDJ)大路与远游客

JDJ无差

大、大概有点傻白甜?

“DIO死后JD两人灵魂被绑定起来扔进新的世界里,在某个世界的JD相遇时就暂时取代他们的灵魂借用身体(那个世界的两人的灵魂不会消失),只要分开100米就会重新进入下一个世界,其中一方死亡也会进入下一个世界,将身体归还”这样的奇妙设定。

因此算是各种au小短篇合集?

是迪奥酱而不是迪奥大人呢()

引用的作品:J. R. 沃勒的《廊桥遗梦》,Two Door Cinema Club的Sun,叶芝的《箭》,遊助的旅路

阅读愉快!


-


我是大路,我是远游客,我是所有下海的船。

I am the highway and the peregrine...

(日狛日)690000000

690000000


-


日狛日

没有什么特别的普通人的普通设定

题目来自dc / S!N的690000000

所以是骚扰电话的梗(?)

(又一次)试用了新写法,阅读愉快!


-


  电话又响了。嘟嘟嘟的声音在下午两点准时响起,你从浅眠中晕乎乎地醒来,觉得好像这声音已经成了你的午睡闹铃。起床啦,接电话啦,手机在你耳边闹个不停,但你趴在桌子上不愿动弹,连眼睛也不想睁开,只是迷迷糊糊地想着,下午两点的电话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响起的。半年前?一年前?几个月前?到了现在,你不用看便知道来电显示上是谁的名字。对面桌染了粉紫色头发的同事在睡梦里抱怨了一声,却也习以为常地把脸埋进手...

(日狛日)My Blood

My Blood


-


日狛日无差

是“狛枝病好了而日向也知道了”的老梗,未来机关时期设定。

标题来自Twenty One Pilots的My Blood

(又)尝试了新的写法,阅读愉快!


-


“Stay with me, no, you don't need to run.”


-


  有一件狛枝从来没有说过的事情是,他实际上把患上绝望病时发生的一切都记起来了。在神座出流——还是日向创?无所谓了,反正他们现在是同一个人——的Alter Ego将他从他那个风平浪静的小世界里唤醒时,那些他宁可永远作为被销毁数据留在新世界程序里的记忆突然涌入,同他自身的死亡的...

(日狛日)Are You?

Are You?


-


日狛日

题名来自Ronski Speed ft Mque的歌曲Are You?(Album Version)

“英文版的日向在通关后跑到日文版/中文版的爱岛去泡狛枝”的梗。虽然听上去很搞笑但非常遗憾没往搞笑方面写……

总之,阅读愉快!


-


  大概是在整整两周前,他在沙滩上醒来,怀着某种异样感,同那个名叫狛枝凪斗的家伙大眼瞪小眼,被这所谓南国小岛的风光吓得哑口无言,但也不仅仅是这莫名其妙的地方的错,也因为在他睁眼之后、适应了日光之前,他听见了奇怪的声音。“创,”他听到狛枝这么喊他;可那又绝不是现在这个狛枝发出来的。一是因为,他们那时还不知道对...

(王最)Shooting Stars

题目来自Bag Raiders的Shooting Stars

是犯人!王马和狱警!最原的设定。

对不起,写不出肖申克的监狱所以就变成轻松型的了。

阅读愉快!


-


  就是在那一刻,王马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笑个不停,浑身颤抖。他说,最原小哥,你怎么这么有意思。然后他摇摇头,把笑声吞进肚子里、嘴对嘴地塞进最原的嘴里。他还有其他一些想说的话,不过最后还是决定暂时将它们丢到一旁不管。而最原琢磨着,他到底是说了什么话让王马笑成那样子,是“我想要陪着你”,还是“我会保护你”,还是——

  王马没有让他继续想下去。第二天早上他光着身子在那堪称豪华级别的单人牢房里醒来,回忆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

(最王最)Liebestraum

红鲑团模式

最王最无差

题目和文没什么特别关联(


-


  要说的话,那真的就是完全和这所谓的“恋爱观察综艺”配套到让人瞠目结舌的情况了。但是除了那些话,王马还能说什么呢?后来想了很久,最原也觉得那大概是最适合的发言之一了。就在这明媚的、热乎乎的,但也不至于让人抱怨今年夏天怎么来得这么快的阳光下,从南边吹来了一点儿风,不远处,放浪杀戮猴正慢吞吞地整理着那一大片草地,因此庭院里到处都是刚割下的青草的香味,浓得让人头晕目眩,恨不得这就去找黑白熊宝宝们抱怨一番。

  当然也有乐在其中的人在。当阳光的角度正正好,尽管并没有唱歌的群山,但是却有着放浪杀戮猴啪嗒啪嗒的走路声。有一个猴子割下...

帮朋友开放约稿,具体请看p1!

联系QQ:2152660834

2018来约稿,锵锵——

话说在前头:

  1. 文手约稿;

  2. 仅限万字内短篇;

  3. bg/bl/gl不限;

  4. cp向、友情向或别的内容等都可以,车也差不多可以;

  5. au/paro皆可;

  6. 写作时间一天~半个月不等;

  7. 求你们了约我吧(。)


接稿范围:

  • 原创:欧风/现代/西幻……总而言之除了古风都可以。也可以负责写世界观和人设等,我曾经写过科普书风格的世界介绍。

  • 原创请提供详细设定。

  • 同人:JOJO(JDJ/JCJ/茸米等)/跑跑姜饼人(cp不限)/VLD(klance/shallura/lotura等)/Monster Prom(cp不限)/ES(千翠千)/弹丸(最王最/日狛日),...

(薄荷巧克力/肉桂)《行星》组曲

薄荷巧克力/肉桂

题目来自霍尔斯特的《行星》组曲。

虽然肉桂的人称是“它”,但为了方便好看(?)所以改成了“他”。

阅读愉快!

-

  在他走神的那一刻,他听见人群大声说了些什么,但是风把声音吹散,留给他的只有一点儿模糊的尾音。他注意到风中有什么不似往常的味道,因为平常它总是吹散那味道而非带来。他站在塔顶,面前是一批充满期待的观众,往后瞧去、低下头,在地面上站着另一批饼干。他们等待着不同的东西。

  魔术秀已经接近尾声。

  说实话,肉桂饼干早就幻想了无数次自己站在高处往下俯视的情景,但最终真的有机会站在这高塔之上演出时,那带出的又完全是另一番感想了。这座塔其实并不能说有多高,从...

(火精灵/风箭手)WI ING WI ING

위잉위잉

WI ING WI ING


-


火精灵饼干/风箭手饼干

写得开心希望大家看得也开心总之——

阅读愉快!


-


  就是在那时候,小狼崽嚎了起来。说是嚎,似乎也有点不对。火精灵饼干咕哝着,翻了个身。他的梦做得正香呢,里头还有个大魔头供他放火烧个够。这下好了,一大碗冰凉凉的巧克力酱雨淋了下来,一把浇灭了他的火焰,还顺带把他从美梦中冲回了现实世界。他迷迷糊糊地想起一些火龙在还是小龙崽子的时候也会这么嗷嗷叫,蜥蜴一样在地上爬来爬去,全然没有、也完全看不出将来所谓霸主的模样。小狼崽也好,小龙崽也罢,一个还不会嚎叫,一个还不会咆哮,咿呀学语中的小崽子们还说不清他们自己...

(Damien/Oz)无可救药

  说真的,Oz从没有真的去想过,那时候他到底为何亲吻Damien,或者说,他到底为什么会前往舞会。所以当在Spooky High School学习就必定要面对的极为尴尬——抑或是令人害羞?——那一刻到来时,Oz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能憋红了脸,无措地摆着手,肩上的小恐惧也慌张地躲到了他背后去。他也想装鸵鸟啊,可是没办法,他已经无处可躲了,只好挺身而出,替小恐惧充当护盾。

  Polly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说嘛,Oz!”她嚷嚷道,“又不是什么大事!”

  这是大事!Oz在心里头尖叫。这当然是大事,他对自己说。这是他一点也不想和别人分享的事情……他想起年轻恶魔的薄薄的嘴唇,想起...

菲卡卡

  费加罗在那个晚上停止呼吸的时候,他是真正地、永远地、在他的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停止了呼吸。女人跪坐在他的身边,张大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从没有想过费加罗会真的停止呼吸,在此之前,她亲眼见到费加罗一次又一次地闭上眼,又重新睁开它们,或者暂停了呼出的气息,然后很快又恢复,就像他失去又重拾的青春。费加罗经历了无数次的死亡,多到它们再也不能被称为死亡——而是某种感冒一般既奇妙又普通的东西了,但是这一次,他在能够说出最重要的那句话前就闭上了眼睛,在闭上眼睛之前丢失了气息,他最后的一个动作是:紧抓着女人的手,瞪着她的脸,好像透过女人看到了什么鬼怪,然后放声大笑了起来。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菲卡卡...

(Damien/Oz)自我毁灭

Monster Prom

Damien/Oz无差

OOC或许(。)我流傻白甜(?)

阅读愉快!

-

  那天Oz在他的Pokemans Go里听见Dr. Ventress说了这么一句话:所有的人类都有自我毁灭的倾向。他想了想,觉得怪物没准也是如此,有时还更甚。他歪过头去,看见了那个傻兮兮的、性感的Damien LaVey,那个蠢蛋正在恼怒地吼着,露出一副让别人觉得他不愧是撒旦之子的表情,用手心里的火把那张可怜课桌——他的数不清是第几张的课桌——给烧了个干净。火势蔓延开来,首先让周围的桌子也都遭了殃,然后是讲台和黑板。

  “漂亮!”Polly欢呼着跑出了教室,外头的大伙儿透过她半透...

I'll Be A Virgin, I'll Be A Mountain

龙神蛇神系列。

或许有同系列的作品?

总之暂时没有前景提要和后续。

题目来自同名歌曲。


-


  她是爱过梅西戴斯·安德森的。在她决心独自一人度过接下来的日子之前——估计也没多少年了,说实在的——甚至在她下决心的那一刻,她都是深深爱着那个男人的。当她坐在梳妆台前,一件一件地把那些首饰戴上,这个是刻成龙神图腾的戒指,这个是串着水晶和蛇骨的发饰,这个是用橙绿黑三股线和各色宝石编成的手链,这个是染成金色的发绳,她看着镜子,她看着梅西戴斯·安德森坐在床沿,赤身裸体,蛇神图腾的挂坠垂在胸前。

  男人垂着头,从镜子里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深红色的丝绸床帘遮住了...

(klance)短讯

 @蜉蝣一梦。 送给这位朋友的klance!


-


  Blade of Marmora并不是个糟糕的地方。

  事实上,正相反。抛开某些副作用,Keith发现自己几乎能完美适应这儿的生活,例如说,Blades的团队任务从不需要太多的团队交流,不像Voltron小队那样,你得要与所有人一起——你们得要成为一个人。这和普通的团队协作截然不同。但Blades说:不,知识或者死亡;你要么完成任务,要么孤独地死去,为没有完成自己的那部分任务要求而负责。

  他是独狼。他是黑豹。

  他从来不是狼王,也不是伟大的雄狮。

  因此,他站在Blades的同伴之中,觉得像...

魔咒

  人们高声唱着“赞美上主”的时候,麦泽金·德菲卡逃出了教堂,在昏暗的街道旁,她看到了那个男孩。男孩站在面包店旁,望着橱窗的蓝眼睛里流转着金色的光,那是太阳照在玻璃窗上又弹向他时留下的痕迹,就像是使用魔法时那些粒子流动中留下的印子。那天傍晚正是如此不一般。

  但又是那么地平常。麦泽金看着他,他看着橱窗里的面包;面包店的老板娘在教堂里高唱“赞美上主”。没有什么超出了“平凡”的界定。钟声还未响起,和她差不多大的那个男孩转过头,看见了麦泽金。他们的眼睛对上时,无数只沉默的鸽子从麦子的心里一涌而出,飞得整座小镇到处都是。

  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狡黠地笑了起来。

  他们谁也...

(lotura)野兽与变色龙

野兽与变色龙

-

外星种族设定but不是原著的外星种族。

自己脑洞的世界观,尽管暂时还没有完全设定好。

一言以蔽之,略兽形态种族!Lotor和能量体种族!Allura的故事。

简单介绍:公主的星球叫伊荷那Ihna,王子的是别哈拉Behala,伊荷那人私底下把别哈拉人叫做野兽,因为他们有着野兽一样的毛发和牙齿,生活在庞大地下宫殿的习性也让伊荷那人嫌弃。伊荷那人是靠光能维持生命的能量体,可以用光给自己投影出任何一种形态,但实际上只是某种粒子或者波的集合,长时间没有光就会挂掉,生存时间长了会变化成光的一部分,靠分裂DNA后融合之类的行为繁衍后代,会被喊作变色龙。

可能会有后续?

阅读愉...

1 / 6

© Pandemon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