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emonium

Shada de da dum

(利巴)另一侧的护身符

 @飯桶Phantom约我稿!!! 想看的巴纳吉视角!


-


  从这边都能听到甲板那儿的声音,这根本不是什么好事。虽然只是一点儿的声响,但怎么听都像是有谁在和谁争执。闹哄哄的,加上机器本身的声音,不知为何竟然能够传来这么远,走在通向甲板的小道里都能听见,巴纳吉甚至都有点想探出头去,看看他们是否是在就着他之所以被带去甲板的原因而争执。前面那个小门洞只能提供一窥甲板的小机会,片面得不行,好像他是一只青蛙。巴纳吉放缓了脚步,往甲板的方向望去,恰好能从几个高大男人的身子两侧看到门的轮廓,只可惜上方被遮住了。未被人体遮挡住的极小块区域零零碎碎地把甲...

琅岐

  这片海滩并不属于典型的度假地。事情在这里会变得有些不同。沙子不是柔软的米白色,细得如同尘埃,被风刮起就会消失不见,隐去身形前为阳光展露一番它白净的模样。不。轻浮的生灵并不喜爱这里。远远看去,这片海滩的沙子是深深的棕色,被有些泛黄的海水浸泡太久,以至于染上了泥土的色泽。海水退去后,深棕色的区域占据了海滩的大部分。从通向水泥地的石头台阶前开始,一直到海浪尖儿,沙子的颜色是这样排列的:混杂着些许米白沙粒的棕灰色,细细的一条米白色,不宽不窄的一道浅棕黄,大片的深棕。沙子上留下一个一个或深或浅的脚印,和可食用贝类的残骸、大块的石子、杂草以及无法辨认的黑色条状物并列,你的鞋子放在米白的沙上。

  踩...

(橘草莓)Beyond The Sea

4.在酒精面前,爱变成了狂欢后的碎片

 

-

 

 @Citrυs Happy Birthday!

现代pa(差点忘记标注),梗来自微博

 

-

 

  “哇啊。”纳兰迦说。

  “嗯。”福葛回答。

  他们歪歪扭扭地倒在沙发上。沙发摆在公寓客厅里。客厅里还歪着他们的几个朋友。年纪较大的两个——布加拉提和阿帕基——坐在桌子旁,垂着头低声说话,一边偷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清扫完他们剩下的晚餐。这天是那几个大学生结束一学期后的第一个星期六,热乎乎的太阳沉下山,他们几个聚在布加拉提的公寓里,而房子的主人当晚为他们做了一桌子美食,从前...

晴天霹雳

“加入这个我最想完成的愿望你愿意吗?”


-


  毫无疑问是蓄谋已久的。他听了准会笑起来,因为你不是意大利人,却和意大利人一样,中了一道霹雳就醒不过来了。你不在乎。在那之后你的目光总是固定在他的身上,即便想要偏离也做不到。普佐所描述的疯了似的占有欲真的存在——你就是活生生的实例。你的目光把你的灵魂固定在他的身上,倘若谁多看了他一眼,你的灵魂就会同时被那赤裸的目光给击中,谁碰到了他,你的灵魂就会开始燃烧,比所谓的地狱火焰还要烫人,火烧火燎地,一路顺着目光回到你身上,你本人就会像置身于火焰之中似的无处可逃。那火烧得你的心脏几乎要爆裂,抓着你的喉咙要你尖叫,即便如...

(茸米)Hurry Up!! Fallin' LOVE!!!

五部故事结束后设定。非耻烟设定。


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用听不见的话语说:快!坠入爱河!

结果呢?他们还是花了好几年。这两个笨蛋。


有部分算是自行车,免得屏蔽直接走AO3

姑且是……恋爱日快乐,阅读愉快!

喵斯达趴趴

(茸米)Love! Is! Surrender!!

close to YOU!

E # fuori c'è il sole

-

  外头阳光灿烂,灿烂得不行,灿烂得要命,天使都可以出来吹奏凯歌或是赞美歌了,就可惜不知道是为谁而吹。不,大错特错,谁都知道他们该为谁吹那由神教导的漂亮乐曲。所以说这就是启示,是神意,是神的呼唤,是哈利路亚!谁在意音乐本身!但米斯达没打算唱或者弹哈利路亚,他抱着吉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拨着,满脑子想的就是要尽可能漂亮地给他的漂亮老板弹一首曲子。谁知道他是从哪儿冒出了玩音乐的热情,没准是因为他们最近老和音乐人打交道,没准他心里头的那点儿对艺术对生命的热爱一股脑就蹦了出来,横冲直撞地,让他自己冲到了琴行,回来...

(茸米)Talk TOO MUCH

3.精心准备的惊喜变得一团糟!


-


和鸮鸮同学玩的告白三十题,猜猜告白句在哪儿?

COIN-Talk Too Much


-


  就一句话:约会是绝对不能出差错,绝对不能出差错!他一边在脑袋里尖叫一边往这边那边射击,摆明了就是一副气得要命的样子。该死的杀手,该死的黑帮,该死的……不对,他们也是黑帮。可他就是要骂,骂个痛快,虽然这样也解不了多少气。何况这还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

  好吧,到底算不算约会,这到头来还得乔鲁诺说了算,何况没准今天还不会有个结果呢——就看他到底会不会幸运地遇上好气氛了。可怜人盖多·米斯达气得牙痒痒,这群管他是哪个红眼小黑帮派来的去...

Lollypop

  雨快停了的时候,十五号问他,你吃过这个吗?

  零号的视野一片模糊,灰蒙蒙的一片,不仅因为他盯着窗户看,还因为世界的边缘存在着不应该存在的色散,就像是重新进入另一个等待测试的未来时那样,他的这个世界有点儿摇晃。十五号的声音打着转传来时,他惊讶地意识到自己已经看着时间看了太久,以至于时间离他远去,只好花了些时间一个一个抓回四处乱跑的注意力。可等他忙活完,定睛望去,却发现自己正看着一团蛋白质糊糊。

  他沉默了一会儿,反问道:你没吃过这个?

  十五号耸了耸肩。

  没有,他说。

  他用拇指和食指捏着一根又小又细的白色塑料棒,其他三根手指不想靠太近一般张开,形成了个格外夸张的姿势。...

(茸米)2.断断续续的告白

非惯例语句


-


茸米

和朋友 @蜉蝣一梦。 写告白三十题,挑战自我的恋爱脑(……)


-


  他突然说起话来时,你正在看从巴里传真来的报告。上面写:伊卡洛斯。就这个词。几千年前,有个叫伊卡洛斯的傻小伙飞得离太阳太近,然后——然后他被太阳一脚踹进海里,哎呀,浪涛翻滚个不停,他爸喊个不停,“伊——卡——洛——斯——啊——”,总之,他没有好结果。因此你知道那位伊卡洛斯已经长眠于巴里了,你们的麻烦也随之拜拜。

  他那时弯着腰,就站在你身后,像往常一样,一副闲得没事干的模样。

  “你知道吗,这都是报应来的,”他说,“那个伊卡洛斯的老爸,我忘了名字,反正...

1.无法说出口的歉意成为了爱

  事实上,这一现象可以追溯到人类刚刚成为我们如今所说的具有自我意识的模样的时候。当时,部落里如果出现了一个触犯了集体权威的人,不必经过商讨,人们被埋藏在基因里的本能趋势,自然而然就会做出决定:将那个人排除在外。一段时间后,人们不是忘了他,就是又原谅了他。伊蒙死得太早,自然不知道自己会成为前者还是后者,可人们也能说,他是太过于在意当下,以至于将未来遗忘。后来有个历史学家写了一句话:伊蒙·斯帕克斯害怕注定到来的命运,因此才不幸地钻了牛角尖。有两个年轻的学生就着麦芽酒念这本书时,加拉廷当时正巧也在酒吧里,他戴着兜帽,遮住了脸,没人认得出来,那竟是他们的龙骨,因此自然也没人明白,那个男...

(乔西)Questa sera ci mangiamo le pietre

Questa sera ci mangiamo le pietre



Let's eat.



  没有披萨了。

  说这话时,乔瑟夫一手抱着一个纸袋。里头的东西是:食物,日用品,额外的食物和额外的日用品。打个比方,你可以找到他们今晚要用的西红柿,洗澡用的肥皂,可是也能发现藏在底下的汽水,还有几颗不知道他准备拿来做什么的小弹珠。他那时边说边耷拉下肩膀,垂着视线,眉头皱着,露出一副大失所望的模样,说:“披萨卖完了。我们中午只能吃石头了吧。”

  西撒听了大吃一惊,张大了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乔瑟夫径直越过他,从他身边慢吞吞地走了过去,从背后看几乎像是个失恋的小伙子,...

(茸米)Some Kind Of Magic

Some Kind Of Magic


-


三十四岁生日快乐啊乔——鲁——诺————!!

标题来自LVTHER / Myzica的Some Kind Of Magic

是小甜饼,搞笑成分有,阅读愉快!


-


  当然,当然,谁会相信魔法嘛!都是三十来岁的人了,再说什么“我相信这世上有圣诞老人和精灵还有龙更别说什么魔法之类的奇迹”就真是太幼稚了。真的是太幼稚了!但是如果要去否定外星人,这就是另一回事了,因为没见过它就说它不存在,怎么听都让人别扭啊。

  米斯达那当下说的就是这些,字字句句毫无偏差。他一边吃着白汁意面一边进行演讲,吃上几口还拿起芝士粉往面里又洒了一些。他弓...

(茸米)Per tutta la vita

Summary:

乔巴拿阁下在生闷气摆臭脸,没错,盖多·米斯达也在生闷气摆臭脸。

福葛认为他们应该私下好好解决。


-


小破车注意!真的是小破车……(

以防万一走ao3,请戳这里

或者: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336641

玩了一点点《美丽人生》的梗。

004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不过其实也就是在不久以前,在巨树崖那儿有座灯塔被拆掉了,哭声传开几十里,连海上的船都听到了。外头追着这消息来的记者问当地人,是谁在哭?这座灯塔的存在有什么意义?离巨树崖最近的巨树村的村长总会露出这样一副表情:歪斜地撇撇嘴,下嘴唇盖住上嘴唇,一边眼睛眯起来,另一边眼睛睁大。这个表情的意思是说:呃,这问题我听了几百遍了,拜托你们这群傻子去看看之前的报道好不?那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吧。

  不过到了最后他还是会回答,只是因为他不说那些记者就不打算把拆下来的门给安回去。哎,其实在哭的就是灯塔他自己。村长用的是“他”没错,尽管有些记者擅自在报道里改成了“它”。灯塔他自己在哭,是因为他...

003

  倒数一年,她决意前去旅行。尽管目的地位于何处已是个无人知晓的谜,她仍然一往直前,不肯停歇。

  一年,她边走边数。第一站,她去她的老家。她母亲的墓碑被谁给拆了下来,做成了石凳。她大吃一惊,却也觉得这更加合适,因为那块墓碑上什么也没刻。别说什么也没刻,那就是块从山头扔下来的大石头,只是比其它的更扁平,就被他们当成了墓碑。她坐在她母亲的墓碑做成的石凳上,盘起腿,支着脑袋,盯着肯定等上三天也不会有人经过的马路,第一次觉得母亲终于留下了有用的东西。是谁无所谓,把石凳摆在路边,把那块大石头的边缘打磨得更加光滑,一看就知道比做成墓碑那时候废了更多功夫。风沙刮进她眼睛和鼻子里,让她疼得眯起眼睛,打了个...

002

  你知道花是怎么死去的吗?不是说当花朵干枯凋谢时它便是死去了,它们的死亡绝不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事情。绝对不是。那是一种更为壮丽,更加迷人,更无理由,更……

  那是你甚至无法想象的事情。就像超新星爆炸,或是在自己体内死去的恒星。男人曾有幸目睹一朵天仙子的死亡,但后来,他和专门研究太阳的朋友提起此事,磕磕绊绊地描述那惊人的场面、光和声音时,她却说:可怜的小乖乖,竟被无灵区弄混了梦和现实。

  他确实见到了。那朵花奄奄一息的时候,他在大森林里迷了路。在那样的无灵区,灵摆不起作用。如今许多人已经遗忘了最原始的能力,他们看着星星的轨迹,无论怎么绞尽脑汁,也只能看到星座、运行轨道、大小等,看不到曾经...

001

  回答是:当你想到神的时候你就已经不是一个无神论者了。提问是:一个无神论者会被神明唾弃吗?男人在那儿念道:哈利路亚。信众们也跟着念道:哈利路亚。可他们中有多少人真能意识到他们亲爱的神明的存在?在这里,他们所有人假装自己沐浴在神的光辉下,接受圣光的洗礼,但等他们转身离开教堂,又有多少人会说那是圣光而非穿透马赛克玻璃花窗的阳光?

  男人全心全意地相信着人类与他的主。在教堂里如此,在教堂外也拒绝变化。他是真的表里如一。你看,他对所有忏悔者说的话都是真心实意的,因为他相信他们不可信赖。失去信赖会带来无法挽回的恶果,他从过去的上帝的子民身上学到了足够多的教训。他在礼拜上深情念道:只有像他这般信任他...

(茸米)百花城A.15

百花城A.15


-


第二人称注意!


-


  冰淇淋现在一块五一份双球的,可以选择杯装,也可以拿甜筒。换成甜筒不用加钱的,只是得在选口味的时候就和店员说清楚:你要这个,不是,不是那个,是这个,呃,对,就这个,要用这个,不要那个,谢谢,多谢。你想了好一会儿,要了一份草莓和提拉米苏。对,你要甜筒。甜筒在镜头前显得有意思多了。

  美国冰淇淋的美味度从东至西递减,你不知道意大利是不是也是如此。你想的是从南至北递减。你不是瞧不起北方人,你只是在想着事实。

  无论如何,你就像个第一次吃到冰淇淋的小孩子一样。或者说像个外国游客,在迫不及待地舔一口之前先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拍一张照...

斗牛犬/03.Via via

《斗牛犬》

03.Via via


-


乐队pa

02.Come i leoni

01.Roma dicevo sempre troppo caos

布茶,茸米,橘草莓,本篇橘草莓

03标题来自Paolo Conte的Via con me

注意!请不要随意尝试含安非他命的药物。有必须情况请遵照医嘱,在安全剂量内食用。


-


  要把福葛叫做瘾君子是不对的。对,他对咖啡因上瘾,还有安非他命,但是他也只对它们上瘾。把他叫做瘾君子确实不对。纳兰迦问他“你怎么不抽烟啊”时,他回答说:因为尼古丁对身体有害,更重要的是它起得是镇静而非亢奋作用。你看,他对尼古丁和年轻人热衷的...

时间漩涡

  实际上这片土地在他们到来前就已经成型了。把一块骨牌插在一列牌的中间,得出来的效果与这相同。人们准备去耕耘土地埋下树种和麦子时,它们其实已经都在土堆里了,人们却没发现。土堆也早已经准备就绪,同时树果和大麦早就结在那儿了,同时它们都已被收割好,同时它们还只是装在麻袋里的种子。没有人意识到这点,直到老好人盖治·古德曼有一天突然爬上了广场上的那座石雕,宣布自己发现了时间的存在时,人们才或多或少地看见:时间在倒退。

  要说倒退也不正确。它在跳跃。即使在古德曼说了这回事后,他们之中也只有一部分人能看见时间。老好人盖治·古德曼是这么说的:

  “你们是不是觉得已经听过我...

斗牛犬/02.Come i leoni

《斗牛犬》

02.Come i leoni


-


乐队pa

01.Roma dicevo sempre troppo caos

03.Via via

布茶,茸米,橘草莓,本篇茸米

02标题来自Povia的I bambini fanno ooh

引用的歌:L'Isola(Simone Cristicchi)。引用的书:《人间天堂》(菲茨杰拉德)。


-


  由于事情发生得过于突然,他俩在那一刻面面相觑,说不出话。但丁广场人来人往,鸽子在阳光下一哄而散,又很快就被面包屑吸引回来,嘀嘀咕咕着挤在雕像旁,还有一些不怕人似地挤到了他们脚边。那时乔鲁诺还是个街头歌手,每周的...

斗牛犬/01.Roma dicevo sempre troppo caos

《斗牛犬》

01.Roma dicevo sempre troppo caos


-

乐队pa

02.Come i leoni

03.Via via

布茶,茸米,橘草莓,本篇布茶

01标题来自Zero Assoluto的Roma (Che non sorridi quasi mai)

-


  “其实我也睡着了。”

  关于火车上的那件事,布加拉提后来是这样和他们解释的:阿帕基在火车上睡着了,他太累了,醒来时发现自己靠在了旁边乘客的肩上,而那个乘客碰巧就是布鲁诺·布加拉提。前者说,抱歉,后者便说了上面的那句话。等阿帕基清醒了点儿后,他定睛一看,问,...

(布茶布)旅路

布茶布无差

题目来自遊助的旅路


-


  最重要的是安心感,因为说到底,人是追求安心感而行动的。他们未来的老板的亲生父亲在不远的过去说过这番话,或是类似的,他们并不知道详情,却也对这话本身十分认同,觉得说的人一定很有头脑。他俩说到这个话题纯属偶然。福葛提溜着纳兰迦去熟悉新工作了,两个小鬼离开时,阿帕基看着布加拉提朝他们的背影投去视线,里头满当当的全是信赖,除此外的东西在他眼睛里的生存几率为零。

  餐桌上只剩下他俩。那天,他们把移动据点挪到了街边上,在拿坡里金灿灿的阳光下,阿帕基瞧着他的馅饼,布加拉提瞧着阿帕基,前者心里头琢磨着,当初他跟着布加拉提这儿走走、那儿逛逛来熟悉工作时,...

宇宙中的宇宙

  轰地一声宇宙就诞生了,人造的声响和画面出现在你们耳边,这便是我再三考虑后决定的开端。从我所创造的奇点燃烧着又冷却下来逐渐定型的那块区域被称为星系,而后在其中凝聚而成的便是个体。星星,生命,不,所有一切都是由生命与非生命结合所形成的。我安排下一些看似不合理的细微差错,促使你们想象在所有程序的背后存在着什么,但归根结底,它们无非就是一些可能性,只是一些饵。

  在这个宇宙的最表面一层,我放置了你们最容易见到的、理解的一切。却有一部分人直接越过了它们。我见到的那个人透过了墙,在星际气体之间看见了我所创造的最为辉煌的事物,而后他便也成为了其中的一部分,辉煌,灿烂,无与伦比。你们称之为奇迹或是圣迹...

(乔西)夜与虹色

夜と虹色


-


题目来自夜と虹色,虽然是听着写的不过多少也是题文无关。

虽然是乔西没错但好像……比较……隐(……)

阅读愉快!


-


  第一次见到那种鸟的时候,西撒还笑他说怎么连这小鸟都没见过。乔瑟夫·乔斯达嘀嘀咕咕了好一会儿为自己辩解:英国没有这种鸟又不是他的错!谁知道为什么它们不肯飞到英国去呢。后来他才知道,英国不是没有这小鸟,只是它们飞到英国去歇脚的时候,他恰好没看到而已,而在美国呢——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后来啊,莉莎莉莎回家看望他们时,偶尔也还会说起意大利的事情。他问莉莎莉莎,那到底叫什么鸟来着?

  他其实是记得一些的,只是无法确定,他只知道那...

きらきら武士

题文无关(……)题目来自きらきら武士

百鬼丸多宝丸兄弟亲情向,大概

(但是我好吃骨科啊)

电影背景,剧透有(应该)

阅读愉快!


-


  他们是真的从未想过事情会像这样发生。真的。这整个世界上大概除了妖魔外,谁也想不到结果到头来会变成这样。多宝丸坐在他的城里,心里琢磨着那个实际上是他哥哥的家伙到底什么时候准备回来从他手里夺走这座城,他觉得他不回来也好,因为他老早就在百鬼丸离开时露出的那副神情里意识到,他的哥哥八成不打算回来了。

  但回来更好。回来当然更好。他一开始想着的是“暂时为哥哥代替管理这座城”,就像他俩分离时他保证的那样,可后来,他想来想去觉得,这样想也太没意思了,...

2 / 7

© Pandemon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