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emonium

Shada de da dum

(茸米)Wake up in

Slowtown, Just singing

-

这次是 @小小黑 的点题,阅读愉快!

-

  想着要收回手时,他突发奇想,没有垂下胳膊,而是把手放到乔鲁诺的胳肢窝下,在那儿飞快地挠了挠。

  乔鲁诺被吓了一跳。他忍不住边咯咯笑着边缩起身子,差点往后撞上米斯达他的身子。他这是第一次握枪,在这之前,他见过枪不少次,说很多次都可以。但就是不算是真的摸过。听闻此事后,米斯达大吃一惊。一定是他现在的形象——指的是在其他人心里的那个——和他的身份太过贴切了,连米斯达都有点忘了他以前的模样。乔鲁诺是觉得,他一定是因此才被拉到了靶场,还被挠了痒痒肉。

  他彬彬有礼地问:“你不是要教我射击吗,米斯达——先生?”他不再笑了,又握好枪,按照米斯达刚才教他的姿势站稳脚,手臂直直地指向前方。

  他的背后是米斯达。米斯达被他说得嘿嘿笑了几声。笑声消失后,他的呼吸还会碰到乔鲁诺的耳朵、脸颊和脖子的一小块地方。他们靠得很近,是因为米斯达说了这话:这样才好确认姿势有没有错嘛。乔鲁诺对此十分认同。他提出说,不仅要这样,还要靠得更近一点儿。对,就是这样。请好好看看我的手。我是说,我的手势正确吗?米斯达的脸颊散发着热量,他的胸膛几乎贴在了乔鲁诺的背上。他的脸颊散发的热量被乔鲁诺用于和子弹产生的热量作比较,并且毫无悬念地胜出。乔鲁诺可以对他的教导者和布加拉提发誓,这些绝非想象。他闭上眼睛。他现在闭上眼睛的话,暂时是不会被抓包的。他闭上眼睛一会儿,又睁开来,期间仔细体会了片刻他俩之间不存在的距离。

  米斯达在他耳边嘀咕道:“这和那时候是完全反过来了啊,”他呼出一口气,“你说你没握过枪,我还真不信,你的姿势打一开始就很对嘛。”

  乔鲁诺听了,连忙解释道:“我一直有在观察你。有在观察你的手势。”他险些说漏嘴。

  从他的身后传来“哦”的一声。拖着长音,变了两次调,所以是“哦、哦”比较正确,第一声比较长。这时候,要是他再闭上眼睛,就一定会被抓包的。米斯达把身子又完全贴了上来,伸出手,把他稍微宽大一些、厚实一些、硬一些的手掌贴在乔鲁诺的手背上。他只要把视线往左边一瞥,就能看到乔鲁诺的眼睛。乔鲁诺把视线往右边一瞥,和米斯达对上了眼睛。

  “拜托你看着枪啦,头儿,”米斯达说。

  乔鲁诺又盯着枪看。

  “然后好好看着靶子,不要歪了啊。”

  乔鲁诺开始盯着靶子看。

  他耳边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盖在他手背上的那只手往下挪了一些,为他托着他托着自己手的那只手。调了调位置。然后呼吸和那只手都离开了。米斯达又把手往他的胳肢窝下伸去,这一次,他动得慢吞吞的,好像是故意这么做的,是在等着看乔鲁诺的反应一样。乔鲁诺在身后很近的地方听见两声短促的气音。

  在米斯达有所动作前,乔鲁诺对着靶子压下了扳机。他按了两次。第一次,他没有想过应该要用多大的力度,结果压得轻了一点,扳机并没能被扣下去。第二次才成功。砰的一声。把米斯达给吓了一跳。靶场的枪都没有装消音器。他俩也没戴耳套。米斯达被吓得连忙把手放在乔鲁诺的腰上,和个做了亏心事的小鬼一样。乔鲁诺差点笑了起来。他板着脸,摆出副开枪者的神情,眼睛一扫就能看透所有东西的运动轨迹,但是又能够什么也看不见。几秒种后,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可没有再想挠你痒痒啊!”米斯达辩解道。

  “真的是这样吗?”

  “废话啦。比起这个……”

  他俩看向挂在离他们有大半个房间远的靶子。一起稍微眯起眼睛,把头往前凑一些,在靶子从内往外数的第一圈和第二圈之间找到了那颗子弹留下的小窟窿。他们两个,一个松了口气,一个瞪大了眼睛,还都哇了一声。前者为自己还挺不赖的成果而骄傲,并认定这样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不会是个让老师丢脸的学生了,就算这是运气,他也准是运气极好,于是“哇”地放松了下来;后者则大吃一惊,不管怎么想都觉得,这位学生肯定不是初学者,因此“哇”地一下被好奇心给抓住了。

  绝不可能!他越想越肯定。

  “我讲真的,你真是第一次用枪吗?真的吗。有这可能吗?不会吧?”米斯达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是真的哦。我没有骗你的。”

  乔鲁诺说得很耐心,十分平静,然后突然开始大笑。他不是自己想笑的。米斯达突然又把手搁在他的胳肢窝下,然后飞快地、坚决地挠了起来。他挠着乔鲁诺的痒痒肉,让他笑得都快握不住枪,他自己在那边得意了一会儿后,却因为乔鲁诺在笑而忍不住也跟着一起笑。乔鲁诺笑得像是油画里的天使,虽然似乎有些笑过头,变得比较像人类而非天使了,而米斯达啊,他笑得真是有点傻呵呵的。旁人看到了就会这么说。

  “请等一下,”乔鲁诺说,“米斯达,我要,”他又笑了好几下,“喘不过气了!”他的胳膊夹紧了米斯达的手,“真的!”他快跳起来了。

  “谁叫你肯定是瞎扯!”

  米斯达笑个不停。他笑着笑着,觉得自己其实已经相信了。最后他还是停了下来。停了一会儿。他不是自己想停下来的。被挠痒痒的时候,乔鲁诺既不好意思坦白自己会用枪的理由,又觉得有点儿不服气,更重要的是,他笑得胸口里头轻飘飘的,整个人都膨胀起来了,快要成了氢气球。因此,他改了主意,不打算缩成一团,而是使劲地撑开身子往后倒,往米斯达身上压。米斯达笑得腿软,经不起这一压,扑通一下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哎哟!

  他嗷嗷大叫,用胳膊圈住乔鲁诺的胸膛。他叫完,尽管摔得屁股疼,却还是在哈哈大笑,仿佛自己也被挠了痒痒肉似的。

评论(5)
热度(47)

© Pandemon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