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emonium

Shada de da dum

(利巴)无题

给 @飯桶Phantom约我稿吧!! 的!!

ova05的if设定。

 

-

 

  回头得说说重力这东西。他们差点打起来时,其实二人心里谁也不觉得奇怪。在这艘隆德·贝尔上,“巴纳吉·林克斯去到那儿都得有人跟着”是好听的说法,不好听的说法则是:巴纳吉·林克斯只有被人带来带去的份。穿着白底战斗服的少年垂着头抱着大个的头盔,夹在财团的那三个高大男人之间,好像是条落水狗。

  但是利迪没有漏过他的眼神。

  即便经历了达卡的那些事,除此外肯定还有更多,但巴纳吉的眼神仍旧和他最初见到时相似。除了他自身本就有的那些东西外,如今的巴纳吉把他从他人身上得来的那些也都塞进了里头。或许是因此,当他温顺地跟着那些人走向与他自身意志无关的目的地时,他的眼神仍旧是那么——对利迪而言,仍旧是那么——奇妙。

  在和巴纳吉对上视线时,利迪仍旧被他眼睛里的奇妙磁力所吸引。奇妙这个词奇妙得让人觉得奇妙不已,重力把人的脑子、心脏和胃一起使劲往地面扯,弄得谁都觉得怪怪的,就连在地球长大的利迪本人此时也无法适应这格外沉重的地心引力,然而巴纳吉眼中那奇妙的引力险些战胜他的痛苦,让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儿什么。他应该做点儿什么。哪怕就一点。他不能说出盒子的秘密,但是他或许可以说说奥黛莉。他可以说说他自己。1G的重力战胜了宇宙,包裹着他的百年的秘密战胜了那种磁力。巴纳吉没能战胜财团的黑西装男人,边喊着“奥黛莉在哪里”、“你知道的吧”之类的话,边被转化成三角形三明治的夹心,而利迪也没能赢下他的百岁老友在他心里挑起的战争,半句话都不想说便转过身去,觉得趁早结束这些就好。

  然而少年对他嘶吼道:

  “你还是个男子汉吗?!”

  好,是谁之前说“我认同你是个男子汉”的?利迪再一次转身面向甲板,脸上一点表情都摆不出来了。在这之前也是一样,马瑟纳斯家和毕斯特家的秘密压得他喘不过气,但那只是喘不过气而已。他这时候压根无法呼吸。这不是宇宙,这不是宇宙,这不是宇宙。地心引力把他的身子固定在他双脚所踩在的地方,他必须要用上双臂的力量撑着过道护栏才能越过它。跨越它。打开那喷射机。利迪没打算让自己因为这事而狼狈地成为一个在地球上跳楼的傻子,他用喷射机控制着速度和方向,随后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那宽敞的停机甲板上。他把甲板踹得“哐”地一声响。

  巴纳吉往后退了一步,脱离了男人们手臂的束缚。

  少年显然是一副想与他争论的模样。

  看都不看他一眼,也没有在意那些绷紧了身子的男人们,利迪站定后挺直腰板,用军队的男子汉态度对着巴纳吉斜后方走来的隆德·贝尔舰长敬礼。那位舰长显然听见了巴纳吉的喊话,此时在几步远处放缓了脚步。

  “如果可以的话,我和他有话要说,”他放下手后说道。

  布莱徳的目光在他们两个之间来回移动。

  “我知道了,”他突然停了下来,抓住巴纳吉的胳膊把少年拽到了自己的身后,“只能给你三分钟的时间。”

  被这么一扯,巴纳吉踉跄着远离了面包皮。那三个男人想要跟过去,却被隆德·贝尔的船员们以及舰长自己挡在一旁。那堵人墙有一搭没一搭地开始闲聊,站在其中的布莱徳则沉默不语。他的表情明明白白是在说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利迪在走向巴纳吉时,心里想的则是:你不知道。除了他自己以外,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巴纳吉自己都不知道。巴纳吉只知道一部分,巴纳吉只知道他自己知道的事情,巴纳吉只知道这些却竟然以一个曾未知的宿敌的身份赋予了他这样无法挣脱的诅咒。利迪边狠狠地想着边把地板踩得砰砰响,权当是踩在自己和少年的身上,但他后来回头想想,觉得那可能也只是存在于他自己耳朵里的声音而已。

  “密涅瓦·扎比不会回来了,你也快点放弃拉普拉斯的盒子吧。”

  他还没站定脚便开口说道。

  巴纳吉扔掉头盔,朝他扑了过去。

  重力。重力。重力。整个地球的重力把巴纳吉的体重放大了成千上万倍,全都挂在他身上。

  说那话时,利迪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此时他被扑得倒退了半步,紧咬着牙关,死死地盯着少年双眼中间的一点。如果他能读心,他会知道巴纳吉认为利迪·马瑟纳斯少尉已经不是曾经那个驾驶员了。如果他能读心,他也不在乎。少年用那双稚嫩天真的手扯着利迪机师服的硬衣领,手指掐着它,用劲到红一块白一块的。巴纳吉的呼吸和声音撞在他的脑袋上。

  “你难道不是去地球帮助她的吗?”少年喊道,“这就是最好的方法了吗?!”

  利迪没有动弹。

  “所以我才会知道……只要你不去管这些事了,我也可以放过你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这也是为了她好。”

  “现在连你也开始用这样的说法了吗?自顾自地说‘为了别人好’,但是别人的想法呢?这样的行为也太卑劣了!我认可的利迪少尉是个磊落的人——所以我才相信着你的啊!”

  少年越扯越用劲,那双眼睛里的希望把磁力放大了成千上万倍。利迪的肩膀和脖子觉得不堪重负,只能让他弯下腰来减轻负担。但是这才维持了几秒钟。那几秒钟里,肩和头过于沉重,导致利迪根本说不出话来。但他也举不起手,无法将少年甩下去。再一次挺直腰背时,他回味起那句话里在他心里激出的无数种情感。愤怒。痛苦。伤感。懊恼。它们最后全部都聚集到他的胸腔里,让他把下一句话提高了音量。

  “给我现实一点吧,巴纳吉!只要就此打住,就算是你也能够得到一个在这种情况下算好的处理了。她也一样。我会守护她的。所以别的事情只要有我来解决就好。你只要放弃就好。”

  那对棕色眼睛说:我不理解。它们和不久前同一双在利迪的想象中说着“我理解”的眼睛重叠在一起,又让他的肩膀变得沉重了一些。巴纳吉喃喃重复了一遍“现实”这个词,使劲摇了摇头。

  “我只是想知道而已!奥黛莉的事情,你的想法……我也想要解决问题啊!”

  “只要你不再牵扯进来就可以了。”

  “如果这就是你负起责任的方法的话——我也想要理解你的意思——但是,利迪少尉,摆出那样一副狡猾的样子,自作主张地……”巴纳吉咬着牙,语气越来越重,“这样下去是什么都做不到的吧!”

  说来也真是丢脸,他啊,巴纳吉·林克斯……

  所以就请不要再过问了。

  亚伯特·毕斯特先前说的话又出现在利迪的脑中。马瑟纳斯和毕斯特。利迪·马瑟纳斯和巴纳吉·林克斯。巴纳吉·毕斯特。这个名字从过去到未来都不会存在,然而存在于血脉中的诅咒仍旧不顾一切地延续至他们身上。盒子的秘密。他的秘密。巴纳吉的秘密。他们的不算秘密的秘密。在那一刻,利迪几乎想要把这句话说出口:那么我们一起面对我们的宿命吧,反正一定会有办法的。还要伸出手,握手言和。去到地球前的利迪或许会这么决定。或许不会。他放松了牙关,大脑在尖叫,而他的嘴以一种混杂着怜悯和厌恶的语气低声说道:

  “要是一直都这样无知就好了。”

  巴纳吉急促地摇着头。巴纳吉用眼睛拜托他。巴纳吉想要看到他的灵魂里头去。

  “我不明白,不明白的话就什么都做不到了。不要逃走啊!为什么不让我帮你?”

  听了这话,利迪近乎歇斯底里地干笑起来。

  “只有你我绝对不会想求助,”他说。

  他不想继续下去了。他的心脏一边被引力往下拽,一边被那种他所熟悉的悸动给往上拉,两者暂时势均力敌,快要撕碎他的心脏。他多少想起了在家里带着刺和父亲说话时的心情,也清楚这又有些不同。他的眼神软下去了一瞬间,整个人在那一刻分崩离析,令他思忖比起骑在马上和风对抗,放松下来是否更能解决一切。下一秒,拉普拉斯盒子的真相又狠狠地敲醒了他。他后悔了,然后又对感到后悔一事而后悔,随后再对为后悔后悔而后悔不已。重复不断。他把巴纳吉的手扯开甩到一旁。

  在那当下,少年被震得说不出话来,当他马上找回声音后,他从牙齿间挤出了一句“难以置信”。“难以置信!”他吼道。巴纳吉的声音都变了调,又紧又尖。他蹬着甲板,再次扑向了利迪,这一回举着拳头,后者也明显握紧了拳,一副想要反击的样子。然而他才刚扑出去,原本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布莱徳和其他船员便冲向了他。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一条胳膊拦在他肚子前,一个人挡在他右前方。一条胳膊把利迪推开,一只手把利迪拉远。这样一来,他们之间便的的确确隔了层无法挣脱的东西。

  布莱徳站在他们之间,命令他们到此为止。

  但巴纳吉仍旧挣扎着朝利迪嘶喊道:“你这个什么也没做到的骗子!!”

  利迪没有挣扎,只是在最后像是急迫需要抛开什么一样甩了甩手,肩膀僵硬地绷紧,身子微不可见地颤抖了片刻。隆德·贝尔的船员们把他拉开便松了手,一声不吭地看他踉跄着站稳。他好像没听见巴纳吉的声音也看不到他本人一样,又成了那个什么表情也没有的利迪·马瑟纳斯,然而却在片刻的沉默后,他又瞪着巴纳吉脸旁某个船员的身子,一字一顿地回道:

  “我这种重力井底来的人,和你终究是不一样的吧。”

  那之后他便真的听不到巴纳吉的声音,也看不到那个少年本人了。迈开步子往甲板的出口走去时,他仍旧咬着牙,力气大得令他牙龈生疼。谁也没有搭理他。什么都没有变。

评论
热度(12)
  1. 飯桶Phantom直追日月抛缰绳Pandemonium 转载了此文字

© Pandemonium | Powered by LOFTER